吊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吊坠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带一路使世界发现了新需求

发布时间:2020-03-26 17:18:56 阅读: 来源:吊坠厂家

本期连线嘉宾

麦肯锡公司董事长兼全球总裁鲍达民

(Dominic Barton)

文/特约记者 王琳

3月28日,国家发改委、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发布《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这是中国国家领导人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中方首次公布相关文件。这意味着,“一带一路”倡议从概念议题的讨论进入有具体指导的初始操作新阶段。

麦肯锡公司董事长兼全球总裁鲍达民(Dominic Barton)认为,中国提出“一带一路”首先让全世界意识到了基础设施发展的这一需求,并将带动电力、商业服务和交通运输等行业发展,将会是巨大的商业机遇。在他看来,中国有庞大的资本,虽然中国自身仍有许多事情要做,但从发展的角度来讲,现在向外发展正是时候。

对于“一带一路”推进过程中的风险,鲍达民指出对此必须小心谨慎,在“一带一路”中引入多国共担风险的同时,应进行政治风险保险机制、区域商事仲裁机构等风险防范机制的建设。此外还要防范企业经营风险和金融风险。

《陆家嘴(600663,股吧)》:你对中国提出“一带一路”的第一印象和现在的认识是什么?

鲍达民:首先,此提议在各方面都有积极作用。在过去一些年里,世界经济经历巨大发展,例如,美国的洲际铁路使各州的经济联系更紧密。“一带一路”将是基建方面的巨大成就,不仅是美国,世界也需要这样的进步。

过去30年的贸易路线发生了巨大变化,世界上有一些地方仍然没有被覆盖,“一带一路”覆盖了亚欧地区没有任何线路连接的地带,也就是严重缺乏基础设施、贸易往来稀疏的地区。麦肯锡预计到2050年,“一带一路”沿线地区将会贡献全球GDP增量的80%。当然前提是我们仍需要硬件和软件的基础设施建设,也就是需要公路铁路能源建设,还需要人文交流、人群流动、新想法和数据等。

中国首先做的就是(通过提出一带一路)使世界发现了新需求,中国做了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第二点,“一带一路”必须重视基础设施建设,把它放在第一位。要解放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内陆国家的生产力,这些国家拥有人才,都有潜力成为农业生产大国。由于是内陆国家,与世界的联系并不特别紧密,所以通过建立“一带一路”,他们的收益会很大。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对“一带一路”这一提议很兴奋。从很多方面来说都有积极作用,“一带一路”对反恐和地区安全也是有帮助的,它为沿经济带某些地区高达30%的无业青年提供就业机会。

《陆家嘴》:目前有一种担忧认为,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实际想将此作为地缘政治的工具,进行对外扩张,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张业遂此前回应,“一带一路”不是地缘政治工具。从经济数据来讲中国提出“一带一路”的必要性是什么?

鲍达民:我不同意这种担忧的观点。从私营的角度来讲,此项目会带来很多投资机会。到2050年,30亿人可能会发展为中产阶层,并推动一些地区的城市化。可以想象,如果随着城市及区域网络的建立,沿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城市能发展起来并带动电力、商业服务和交通运输等行业,这将会是多么巨大的商业机遇。

另外,从亚投行的成立可以看出,中国在如何管理组织上,思想很开明,希望亚投行建成一个多边组织。中国明白,这必须是一个所有国家都参与的国际性组织,要不然很难发挥作用。如果其他国家(如乌兹别克斯坦)担心中国的动机,那么他们可能会做出异常举动,并且多数国家都希望这是一个多边合作组织,而非只有中国主导。

《陆家嘴》:虽然中国在上次金融危机之后投放了4万多亿人民币的刺激计划,但那次是在国内市场,中国政府可以监控。而这次是在海外市场,中国政府无法控制资金走向,因此部分人士担心这些钱会打水漂。你对此怎么看?

鲍达民:这个担忧很有道理,我们也必须对此小心谨慎。但我觉得可以有其他方式。比如,资本不一定全由中国承担。中国可以占较小一部分,其他成员也参与投资,如英国、意大利会投资的,因为他们有商业利益在其中,也可以吸引新加坡、马来西亚这些想进行长期投资的成员,希望有中国的稳定发展作后盾。

另外,还要建立相应机制,对项目进行风险评估。比如政府可以为企业建立政治风险保险机制,提供政治风险咨询服务,建立区域商事仲裁机构来解决跨国争端。中国还应积极推动建设“一带一路”跨国仲裁机构。

《陆家嘴》:有人认为,中国倡导的“亚投行”仍没有足够能力去对抗现有的由西方国家主导的大型国际金融机构,你对此怎么看?

鲍达民:从很多方面来说,中国是经济发展中的楷模。现有的金融机构,如世界银行和亚行,都有其复杂的背景和影响,要改变它们很不容易。

但有时候,想在某一方面有所改革,最好的办法是建立一个新的东西。因为这能迫使人们去接受它们。只要中国能遵循多边合作的原则,比如“亚投行”不是叫“中投行”,就能吸引更多的人参与。

中国有相当高的技能完成这项工作,这点很值得尊敬。当我在加拿大顾问委员会上发言时,我会拿出从中国带回来的五年规划文件,向他们展示中国都做了些什么,比如对中国“十二五”规划进行评估,通过图表数据对一个个要素进行分析。如果加拿大政府也能做到那样,那将会多么令人惊奇。所以我不会低估中国的能力。

《陆家嘴》:在“一带一路”的倡导下,中国提议推动其他国家的工业化,也就是进行产能合作,可部分国家缺乏电力、水、道路等最基础的生产设施,在这种艰难条件下,你觉得中国是否能完成这一愿景?

鲍达民:这些情况都存在,但在30年前,中国也是这种情况,看看北京。像基辛格所说,如果把北京20年前的照片拿来看,他可能会大笑说你这是在开玩笑吗,北京怎么可能是这样。所以,中国能做到,其他国家也能。

各国还可以从中国身上学到很多,不仅是有关GDP增长方面的,更重要的是它的另外两方面。包容性增长,这与公平合理分配经济增长有关,还有绿色增长,因为我们不想要污染。各国可以学习中国这些最新的理念思想,用新方法来发展经济,保护环境,最新的理论和科技都被运用于此。所以,我对中国的发展建设能力充满信心。

牛皮癣的治疗误区有什么伊春市专家告诉你

疥疮的护理方法有哪些

妇科肿瘤的具体表现有哪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