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吊坠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们能从容应对甲流吗

发布时间:2021-01-11 16:28:39 阅读: 来源:吊坠厂家

我们能从容应对甲流吗

□本报记者闫龑□   2009年,甲流初次发生时,大家颇为紧张,甚至出现了甲流作为乙类传染病按照甲类进行管理的提法。近日,甲型H1N1流感致北京2名有基础疾病的患者死亡。消息传出,众人关注,但并未引发恐慌。短短3年时间,甲流还是那个甲流,人们却已较为“淡定”,这一方面得益于传染病防御网编织得更加紧密;另一方面,科学研究证实甲流并不比其他流感更严重,使得理性对待甲流有了依据。然而,记者采访发现,面对短时间内聚集性出现的大量流感患者,大医院人满为患,压力颇大。   回放   两位甲流患者之死   22岁的小杨(化名)是不幸的——从陕西来北京打工仅仅5个月,结婚还不到1年的她,感染了甲型H1N1流感病毒,于2012年12月28日因肺部实变、呼吸衰竭等在北京朝阳医院去世。   此事经媒体报道之后,短短一天内,新浪微博的转发量超过1万人次。北京朝阳医院感染和临床微生物科医生、患者小杨的管床大夫李冉回忆说,如果不是自身的免疫力低下、患有贫血等基础病以及未能及时就医等原因,小杨或许还有生还的机会。“这位姑娘12月27日到医院时病情已经很重,开始咳血,先服用了抗甲流药物,接着就上了无创呼吸机。27日晚上8时30分,小杨再次咳血,血氧饱和度下降,肺出血加重,医生立即为她进行气管插管。虽经积极抢救,但她还是因为病情太重死亡。”   李冉说,根据医院的实验室检测结果和专家分析,这名患者感染的病毒与2009年的甲流病毒相同。   该院一名骨髓癌晚期的老年妇女,感染流感后出现咳嗽、胸闷等症状,今年1月4日抢救无效去世,实验室检测结果显示甲型H1N1流感病毒检测呈阳性。   李冉介绍,目前流行的甲型H1N1流感病毒与2009年造成全球流行的甲流病毒是同种病毒。有基础疾病的患者、孕产妇、肥胖人群等是感染的高危人群。   现场   发热患者候诊要等2个小时   1月7日下午2时30分,记者在北京朝阳医院感染和临床微生物科的发热门诊看到,在进门处醒目的位置张贴着温馨提示:“先找护士测腋下体温再挂号。”   挂号窗口前已经排起长队,分诊台的护士一边埋头填写就诊患者的资料信息和体温记录,一边善意地提醒患者:“差不多要等两个小时才能看上病。”记者粗略地数了一下,在发热门诊候诊的患者有30多人,在分诊台上,半尺厚的病历本摞在那里,不时有心急的患者过来翻翻,看有几个人才能轮到自己。   一位母亲带着上初中的孩子请求护士给“加个塞”,护士很为难地说,排队的还有很多老年人,实在没法加塞。   在1号诊室内,一位体温37.7℃的患者正在就诊。医生问诊过程十分详细:“咳嗽吗?有痰吗?两周之内去外地了吗?接触过活鸡鸭吗?胸闷吗?”   北京朝阳医院感染和临床微生物科主任医师曹彬告诉记者,该科的发热门诊是24小时接诊,一天的门诊量达到300人次。感染和临床微生物科共有10名正式编制医生、2名轮转医生、20名护士,遇到流感高发期,医生、护士恨不得“手脚并用”。曹彬说,感染科医生还要承担医院的很多会诊工作。“一天下来,院内外会诊起码有10余次,包括发热的鉴别诊断和抗感染药物的合理应用。”   在北京朝阳医院发热门诊,一位患者抱怨等候时间过长,医护人员建议他到附近的二级医院或社区就诊。一位大妈则说,自己刚从附近的小医院过来。“发烧39℃,输了两天液还不见好,这不赶紧就到大医院来了。”   1月8日下午3时,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急诊室里一派忙碌景象。该院急诊科一位副主任医师介绍,最近来急诊就诊的患者人数比平时增加了10%,其中感冒患者占比明显上升,大约占1/3;而非感冒高峰时,感冒患者只占1/5。   应对   大医院常态应急发挥作用   本文开头提到的小杨是流感哨点医院监测到的甲流患者。   首都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和家庭医学学院教授高星介绍,2003年SARS之后,我国二级以上医院都设立了感染科。北京市有地坛医院、佑安医院等传染病专科医院,还有18个公共卫生应急基地(即18家医院),每家医院必须配备100张应急床位,配备7天的药品、洗消设施等,可以紧急投入应对传染病。   高星说,在人员储备方面,所有临床医师在晋升职称之前都要参加传染病防治知识的培训和考试,传染病知识已纳入临床医师规范化培训的常规内容。尽管医院的门急诊量都有小幅上涨,但是相对2009年甲流大流行时的高度紧张,今年大医院应对从容了些。   但短时间内大量流感患者聚集到大医院就诊,还是引发了一些人的担忧:“普通感冒患者或其他发热患者都进入这一区域,是不是容易造成交叉感染?”   对此,高星向记者解释说,医院感染科和发热门诊都应遵循传染病防治规范,按照相关规定和流程进行隔离和消毒。因此,患者对于院内交叉感染不必过度担心。   北京地坛医院医务处处长赵香梅介绍,作为专科医院,又是有甲流救治经验的定点医院,地坛医院已经将甲流纳入常态管理,加强了门急诊预检分诊、消毒隔离等措施,对于危重甲流病人收入该院感染中心进行进一步治疗,及应对甲流的药品、设备等,医院也都处于“常态下提前干预”的准备阶段。   高星强调,根据突发传染病疫情管理办法,针对不明原因的病例,医院应实行上报制度。以北京朝阳医院为例,发生不明原因传染病或突发性传染病,首先要向朝阳区疾控部门进行网络直报,另一方面也要向朝阳区卫生局报告,然后分别由朝阳区疾控中心、朝阳区卫生局向北京市疾控中心和北京市卫生局汇报。   北京朝阳医院院长助理童朝辉说,医院成立了呼吸传染病专家组,一线医生如果诊断疑似甲流患者,则交由专家讨论。“包括甲流在内的所有传染病都不能一个人说了算,而需要经过专家的集体诊断和判断。”   隐忧   甲流防控哨点遭遇生存尴尬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作为筛查和防控甲流的哨点,2003年SARS之后诞生的发热门诊正遭遇生存尴尬。   一部分医生认为:“发热门诊的存在很有必要。”而又有一些医生反映:“感染科是医院最破的科室。”   曹彬说,发热门诊作为感染科的一部分,承担了医院大部分公共卫生的职能,包括传染病的筛查、诊断、治疗等,作为常态机制应该存在。尽管发热门诊是不赚钱的科室,但是遇到特殊情况时发挥的作用不容忽视。   一位综合医院的呼吸科专家表示,作为“战时”的有力武器,发热门诊的确在控制呼吸系统严重传染病传播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而在进入日常工作状态后,对诸多医院均开设发热门诊导致的医院人力、物力等资源消耗,并对患者看病造成不便等问题,似乎应该有个科学的评估。   高星提出,发热门诊的结构和职责已经得到了很好的明确,但是经费保障、防护标准化建设等未得到很好的配套落实。“缺乏补偿机制。”高星说,财政对于医院的补偿基本是打包进行,具体补偿到哪个方面由医院内部分配。“不赚钱的科室自然不受待见。”   此外,作为甲流诊断的关键技术——病毒核酸检测方法的推动更加不顺畅。曹彬说,这项检测技术为传染病的监测和救治立下了汗马功劳,通过检测不仅可以区分流感病毒的亚型,还可以得知病毒的变异程度,为及时判断疫情、提出预警、应急响应等提供依据,控制和减少流感病毒在人群中传播的危险。“这项实验室检测的核酸分子诊断仪器并不贵,大约三四十万元,但目前进行核酸检测的医院寥寥无几。”曹彬补充说:“一次核酸检测收费100元,但是仅能抵消试剂和耗材成本,水、电、气暖和人力成本没法得到补偿。因此,多数综合医院不愿意做这项工作。”   高星建议,建立以疾病程度分类的国家级、省市级、区县级、基层4级医疗机构分级诊疗制度,“最希望建立国家级感染病临床专科中心。有消息说国家正支持北京建立国家级脑科中心、儿科中心和精神卫生中心,希望国家级传染病防治中心建设也能提上日程。”   曹彬呼吁,各级各类综合医院应加强感染性疾病科的建设,培养大批合格的感染病专科医师。

甘肃事业单位考试准考证打印时间

陇南公务员考试

天水事业单位考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