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吊坠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最后的温柔0-【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2:15:41 阅读: 来源:吊坠厂家

当到达三亚并从飞机上下来之后,我们的脸上没有一丝的笑容。虽然是我提议来这里散散心的。

需要散心的不是我,而是我的好朋友苏杉。今天是他异地恋的女友李梦兰去世的第十三天——之前他已经连续哭了十一天半,作为他的朋友,为了让他及早地走出悲痛的阴影,我强行带他来海南三亚去玩一玩,散散心。

虽然我没见过李梦兰,但我能感觉到这个女孩一定很特别,否则苏杉这么木讷的家伙是不可能因为失去她伤心到这个地步的。一定是这样的,我郑磊第六感一向很准。

三亚一度成为新婚度蜜月圣地,两个大男人来这里的确有些奇怪,但是我听说看海对于情感上受伤的人有着很强的治愈能力,所以我还是义无反顾的来了。

住进酒店,我就开始设计起游玩计划了。既然我们是奔着大海来的,那些什么杂七杂八的游乐场所我们就直接pass掉了,拿着一摞摞的景点游玩宣传单,望着独自坐在椅子上沉郁不言的苏杉,我当即拍板今天就到亚龙湾的海边玩。

来到人声鼎沸的亚龙湾海岸边,苏杉眉眼间的阴郁减少了不少。

我快速的买了两张海边游乐世界的通票,便推着苏杉跑向沙滩。

沙滩上人很多,有不少家庭,也有不少情侣结伴而来,我和苏杉短暂商量了一下,决定先开开摩托艇热热身子。

说干就干,穿上充气安全服,我俩跟着自己的安全保护人员各自跨上一台摩托艇坐了上去。因为岸边的人多,避免驾艇冲撞到游客,我上艇后驾驶着小艇避开海岸边的人群,冲海面冲去。

海面平静,波浪缓和,这使驾驶小艇更加简单,虽然海面上同样开摩托艇的人很多。我自己尽情玩耍一番后,才想起来回过头来寻找苏杉一起玩。

经过我细致地搜寻,我终于在岸边不远处找到了他。咦,等等,我擦了擦被海浪打湿了的太阳镜,抬眼再度看去,只见苏杉驾驶的摩托艇上,一共有三个人。苏杉在开着摩托艇,安全员在其身后站着,在安全员身后,还坐着一个身着白色衣裤的长发飘飘的苗条女子。难道苏杉看上去过于文弱,游乐场专门为他配了两位安全保护人员?

上岸后,我走上服务台拿毛巾擦了擦身上的海水,抬头看到苏杉只身一人向我走来,我便打趣地对苏杉说:“你身后那个MM怎么样?”苏杉漫不经心地看着脚下的沙滩努了努嘴没有回答我。感觉他还是挺阴郁的,为了让他玩得再开心一点,我便推着他来坐气垫香蕉船,推他上船后,我便从包里拿出DV机来,留在岸上做起苏杉的私人摄像师来。

镜头里,苏杉独自骑在气垫船的中间靠前的位置,整个船体在前方汽艇的牵引下,极速向前滑行。突然,汽艇一个加速,让后面的香蕉气垫船微微翘了起来,滑行在海面上的船身摇摇晃晃地抖了起来,眼看就要翻!就在我嘴刚张开要大喊不好的时候,在镜头里一下子看见苏杉的背后多了一个倩影:又是那个穿着白色衣裤的女安全员!她好像在船上使着劲儿,慢慢地,从她上船之后,船倾覆的不再那么明显了,整个船又平稳地在海面滑行起来!

我舒了一口气,双手将DV机放下来,伸了一个懒腰,可就在这一刻,我突然打了一个激凌,刚刚因为情况紧急,我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刚刚苏杉上船的时候,明明只有他一个人啊!那个女的,是什么时候上的船?还有,如果她是安全人员,为什么没有穿充气安全服?

如果有镜子,我一定能看到自己的脸色是煞白的。我惶恐不安着木木地转着头向海面看去,却发现游戏已经结束,苏杉已经上岸并朝我走来。

苏杉似乎对这一切并无所知,他来到我身边之后一直在说海面气浪之大,汽艇速度之快,迎面海风之烈,全身心俨然已经投入游戏之中,嘴角也久违的出现了上扬的角度。

面对这种状态的挚友,我不敢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告诉他,因为这可能让其再度陷入不悦甚至是恐惧之中。

但是我已经不敢再让他进行其他的海上娱乐活动了,如果为了改善他的心情而让他在海上进行其他的活动再度以身试险,就得不偿失了,毕竟,我也不知道,“那个”到底是怎么回事。

诛神下载

少年封神变态版

永恒纪元华为版

独步天下手游变态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