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吊坠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原来我们青梅竹马-【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2 21:36:25 阅读: 来源:吊坠厂家

刘小芒,我邻居家的大哥哥,比我大两岁,从小我就喜欢跟着他,他走到哪儿我跟到哪儿,从小跟到大,有时他也会嫌烦,但我一直乐在其中。  还记得小的时候,刘小芒哥哥长的胖乎乎的,很可爱,大人们都喜欢喊他:小刘芒。这听起来有点变扭,但是,我却觉得很亲切,所以,我一直喊他:小刘芒哥哥。  这个称呼一直喊到小学一年级,那时候刘小芒上三年级。每天放学我都跟他一起回家,因为我妈妈说她没空来接我放学,叫我跟着刘小芒。于是,每天下午放学,我都跑到刘小芒的教室门口喊:小刘芒哥哥,我们一起回家吧。  等刘小芒上四年级的时候,他就不让我叫他“小刘芒哥哥”了,他说:蔡苞妹妹,你不要这样叫我,我的同学已经开始叫我小流氓了。  那时我对“流氓”这个词还很陌生,但刘小芒不让我这么叫,我就不叫了。刘小芒说:蔡苞妹妹,你可以叫我刘小芒,我叫你蔡苞。然后每天放学,我都会跑到刘小芒的教室门口:刘小芒,你什么时候回家?  但是上了四年级的刘小芒俨然跟之前不一样了,放学之后喜欢在学校里玩耍,有时还帮他们班女生做值日。这让我很不满,但刘小芒跟我说:蔡苞,你要是作业不会写,我也会帮你的。当时我很开心,后来我明白了,这是性质不同的两码事:帮女生做值日打扫卫生,那是献殷勤。帮我补习功课,那是学雷锋。  之后,上了五年级的刘小芒更加让人匪夷所思,常常在放学回家的路上问我,他们班某某女生长得是不是很好看?我当然都否定,后来刘小芒就不问我了,他觉得我的审美有问题。  后来刘小芒上初中了,到隔壁的县城上初中了,因为他爸妈在那边做生意。而我,仍然在离家两公里的小学就读。当时我还哭过,我妈妈安慰我说:等我上初中了,也送我去刘小芒的那所学校。  但是,最终我还是上了我家附近的中学。因为无意中我听到刘小芒的妈妈跟我妈妈打电话抱怨:刘小芒早恋了,现在的孩子可真难管。我妈本来想劝我不要去那么远上中学,结果她没想到的是,我坚决不要去刘小芒的学校了。  上了初中的刘小芒还是会经常回家的,每次回家看到我都会说“哎呀,小蔡苞,看你脸圆的”“哎呀,小蔡苞,看你脸上那些个大豆豆”“哎呀,小蔡苞,看你腿粗的”每次都被我追着打,每次都被我打的惨不忍睹。刘小芒说,像你这么彪悍的女生,将来肯定是没人要的。但我却从不担心。  高中了,刘小芒回家的次数相对少了,听我妈说,刘小芒开始发愤图强了,因为他追的那个女孩成绩好又漂亮,人家女孩瞧不上他,他觉得伤自尊,开始拼命学习。我听了嗤之以鼻,但也开始努力学习了。  刘小芒高考考得很好,简直可以说超常发挥,考上了M省的一所重点院校,但刘小芒没有想象中开心,因为他心中的女神去了W省,我暗自窃喜。  刘小芒高考结束后没事干,成天在家玩游戏。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天天跑他家,让他帮我补习功课。刘小芒刚开始还很乐意,但时间长了他觉得很烦,他觉得帮一个连“三角函数”教了半天都学不会的笨蛋补课是在浪费时间和生命。但刘小芒还是帮我补了一个暑假的课,因为他妈逼他的,还因为我很会讨他妈开心。  暑假结束后刘小芒整理整理去M省上大学了,临走时刘小芒跟我说:总算逃离了帮你补课的噩梦,像你这么笨的人也要去考大学,哎,蔡苞啊,愿上天再借你五百年。我说:为什么是五百年?刘小芒说:认真学个五百年可能会考上。然后刘小芒乘风而去,我在风中凌乱。  整个高中我学的废寝忘食,终于摆脱了虚胖,瘦成了一根竹竿。高考结束后我拿着那一纸录取通知书,整整傻笑了一晚。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九月,我再次见到了刘小芒。  大学新生报到的那天,我给刘小芒打电话了:“刘小芒,我到你们学校了,你来接我一下呗。”  刘小芒跑的大汗淋淋,看到我一脸诧异:“你还真考到我们学校了?我以为我妈跟我开玩笑的呢!”说完,刘小芒又补充了一句:“连你都能考上我们学校,看来我校招生的标准降低了。”  接着刘小芒以学长的身份帮我搬行李,带我逛校园,我看着刘小芒不停的傻笑。刘小芒见我这样觉得我是高中学习学傻了,刘小芒建议我,没事多吃点核桃补补脑。  大学的生活相对而言比较悠闲,空闲的时候,我常常去骚扰刘小芒。刘小芒每次都一本正经:蔡苞,作为你的学长,我觉得我必须给你一些指导意见,那就是你应该让自己的大学生活丰富起来,而不是每次没事干就来骚扰我。但是,我依然乐此不疲。  但自从见了刘小芒的女朋友之后,我默默的把自己藏起来了。那依然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学校的一场联谊球赛,看着足球场上奔跑的刘小芒,我觉得他简直是光芒万丈,身上有一圈佛光。正当我拿着矿泉水屁颠屁颠准备跑过去找刘小芒时,辣眼睛的一幕出现了。  一长发飘飘的女子出现在我面前,一身白色的长裙,白净的脸蛋嵌着梨涡的笑容,我一晃神,世间竟有如此美丽之女子,正当我准备仔细看时,刘小芒出现了。此二人开始寒暄,寒暄之余,此女子拿出纸手帕开始帮刘小芒擦汗。  我头脑中一片空白,原来刘小芒真的有女朋友,而且还这么美丽。之前我问过刘小芒,刘小芒说:废话,哥这么帅肯定有女朋友啦。但结果是我没有相信刘小芒,因为我从来没看到刘小芒带着女朋友,我觉得,眼见为实嘛。  正当我转身准备跑路时,刘小芒不合时宜的叫住了我:咦?蔡苞,你怎么在这儿?你竟然也知道今天有球赛?不容易啊!  我拿着两瓶水,站在原地一脸尴尬。  刘小芒拉着那女生的手,跟我说:来,叫嫂子,这是你哥哥我的女朋友。  我仍旧一脸尴尬。  那女生一脸微笑:原来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家里来的妹妹啊,长得这么可爱,总是吵着让你带我见见你妹,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真巧。  我红着脸,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刘小芒推了推我,我尴尬的笑了:是的,小学三年级之前,我都叫他小刘芒哥哥,后来他就不让我叫了,现在我只能叫他刘小芒了。  那女生打趣道:哈哈,小刘芒哥哥现在成了大流氓。  我又一脸尴尬,刘小芒倒是满面春光。  走回寝室的路上,吃着辣条的我,终于被辣掉了眼泪。原来刘小芒喜欢这种类型的女生,可是我,相差太远。人家长发飘飘,我一蘑菇头。人家明眸善睐,我戴一大眼镜。想着想着,这么多年来,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失恋了,刘小芒是不会喜欢我这样的。  之后的之后,我很少去骚扰刘小芒了。倒是刘小芒会偶尔找我,因为他觉得太反常了,恨不得整天黏在他后面的跟屁虫怎么说变就变?看来小女生的心思真的是难以捉摸。之后,我不知不觉留起来长发,带起了隐形眼镜,我隐隐觉得自己好像是在模仿谁,但是我从心底拒绝承认。  刘小芒大学毕业后留在了M省,据说是为了那个女生。我也谈了个男朋友,刘小芒介绍的,刘小芒说他要毕业了,没人罩着我了,于是他把他那个留校读研的同学介绍给了我。  我没有拒绝,因为我觉得我也该谈个男朋友了。那之后,我跟刘小芒仿佛变成了两条平行线,生活再也没有了交集。  我的这段感情在谈了一年后结束了,因为那个男生要出国深造了,他说,他可能会读个几年才回来,异地恋比较辛苦,而且还是跨国的。我什么也没说,然后我们和平分手了。因为我知道,异地恋确实辛苦,更因为很久很久以前,我曾暗恋过异地的刘小芒。  再次见到刘小芒是在刘小芒的老家,刘小芒的爸妈做生意被人骗了一笔钱,刘小芒他妈想不开,气的生病了,还挺严重。我去看刘小芒他妈时,见到消瘦的刘妈妈躺在床上,心里一阵难过。刘小芒在家门口吸烟,我跟他打了个招呼。两年不见,感觉刘小芒变了。  但刘小芒还是跟我嘻嘻哈哈:“小蔡苞,自从你家搬走之后,我都两年没见你了,你爸妈还好吧?”  我大学毕业后,爸妈就搬家了,我爸有些迷信,说搬家换风水,会转运,然后我们就搬到县城了。但爷爷奶奶还住在老家,因为爷爷觉得,他儿子(也就是我爸),瞎折腾。  我笑着说:“还好还好,我爸妈现在已经是小区打麻将的扛把子了,生活不要过得太滋润,比我舒服多了。”  刘小芒笑了,说:“也是,我打麻将的本事还是你爸妈教的呢,什么时候有空去挑战他们一把。”  我们就这样不咸不淡的聊着,夕阳西下,看着远方天边的晚霞,吹着凉爽的晚风,我们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坐在小板凳上纳凉的那一个个夏天的夜晚。  刘小芒知道他那同学出国留学了,刘小芒也知道我们已经分手了,但刘小芒没有安慰我。因为刘小芒觉得我现在过得挺好的,已经无需安慰。  而我却不知道刘小芒过得好不好,我不知道刘小芒毕业后的第二年,那个女生就跟他分手了,因为一个在澳洲开小超市的华裔追了那女生,之后,那女生拿到了澳洲的绿卡,然后刘小芒再也没有见到她。  我不知道刘小芒到底有多爱那个女生,因为之后刘小芒再也没谈。就像我,我不知道我到底有多爱那个男生,因为之后我也没有再谈。  晚风吹乱了我的长发,刘小芒见我捋了捋头发,笑着说:没想到当年那个把我打趴在地上的蔡苞现如今竟也变成了一个淑女,说真的,那时短发的你还是蛮可爱的,加上圆圆的脸,真像个菜包。  我没有说话,我竟然想哭。刘小芒,你知道吗,我以为你喜欢这样的女生,长发飘飘,斯斯文文,笑起来岁月静好。而我却是那个顶着蘑菇头带着大眼镜粘着你无理取闹的小女生。后来,那个小女生想尽办法想变成你喜欢的样子,因为你不只是她的小刘芒哥哥。  那晚刘小芒说了好多我们成长过程中搞笑的事情,原来那些多零零碎碎的小事情他都还记得,原来不止我一个人记得这些。我听着听着,幸福的笑了,眼泪吧嗒吧嗒的。  我第一次鼓起了勇气,说:刘小芒,我想跟你一起把这些有趣的事说给以后我们的孩子听,你同意吗?刘小芒楞了一下,吸了口烟:这么多年,原来不止我有这样的想法。  原来这么多年,他一直以为我把他当做邻家哥哥,而我一直以为,他把我当做邻家妹妹。  好在,我们的小孩以后有很多有趣的故事听了。好在,我们总算没有遗憾到老。好在,我们还有勇气说出来。好在,一切都还不晚。

企业个性化定制

中企高呈网站地图

电商平台

相关阅读